第9章 用心良苦的何氏

杨氏将饭菜在桌上摆好,塞了双筷子给林青婉。

“这臭小子也没提前说,婶子也没准备什么好的。姑娘就将就点吃吧。”看杨氏这个态度,这男人似乎什么都跟他大姑说了。

“谢谢婶子,我不挑的。”林青婉垂着眼睑,很是腼腆。虽然她从来都不是个容易害羞的人,但是眼前这种情况实在太让人尴尬了。

润白的脸染上一丝红霞,看得一旁偷看她的杨铁柱忍不住又痴了。

菜是清炒白菘和香椿炒鸡蛋,还有一碟自家腌的酱菜,饭是黍米粥和玉米饼子。

这是林青婉穿过来第一次吃到正儿八经的饭菜,所以感觉特别香,但她吃的很克制,不想让人觉得她是饿死鬼投胎的。

喝了一碗粥,吃了两个玉米饼子,林青婉就饱了。她放下碗筷,垂着头坐着。

杨铁柱吃的也很拘谨,他感觉自己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

杨氏好笑的瞅了侄儿一眼,对林青婉道,“既然来了,就好好的在婶子家住下,你们的事铁柱也跟我说了,等他回去告诉家里人,再来商议你们俩的婚事。”

红霞立马弥漫上林青婉的小脸,她状似害羞的点了点头。

吃过饭,杨氏收拾好碗筷,便把一旁手忙脚乱尽帮倒忙的杨铁柱给支使到院子里担水去了。

过了一会,杨氏瞅着杨铁柱给她做手势说水烧好了,就拉着林青婉出了正屋来到灶房。

“婶子已经把水给你烧好了,你先洗洗吧。洗干净,去去晦气。猪胰子在澡盆旁边,换洗的衣服在绳子上挂着,是我儿媳妇的,你可别嫌弃。”边说,边走了出去关上了门。

林青婉脸更红了,今天一天她脸红的次数是她两辈子加起来都没有的多。

她知道自己看起来很狼狈,一个多月都没有洗过澡了,身上的味道也不大好闻,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无视还能吃的进去饭的。

灶房靠里角落的位置放了一个大木桶,里面热水已经放好,袅袅的冒着烟气。

林青婉试试水温,冷热刚好。她脱光衣服,踮脚进去。

真舒服啊,她把整个人都缩进水里,泡了一会,拿起猪胰子,开始搓洗头发。

猪胰子,也就是现代的香皂的原始版,‘林青婉’在京城的时候也用过,只不过小姐们用的都是白色的,带着点花香味,叫香胰子。这边的则是黑灰色,一股皂角的味道。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的,洗的倒是满干净。

记得她上辈子曾看的几本穿越文里有写过女主做香胰子发财的情节,但她实在想不起来里面写的‘配方’。

看来在穿越文里通用金手指,在她这里并不怎么行得通呀。

林青婉边搓洗着身子,边闲闲的想着。

不一会就洗了一大盆黑水,林青婉有些嫌弃的看了下那脏水,真难以想象那是她洗出来的。她站起来看看四周,看到浴桶的边上的墙角有一个出水的小洞,她想了想伸手摸了摸对着出水小洞的浴桶下侧。

果然不出她所料,那个下方有一个类似于塞子的凸起。她试着拔了一下,果然可以拔动。她拔了一下,就感觉浴桶里的水正在朝外流动。

古人的智慧真是不可小觑呀!这就是一个简易型的浴缸呀!

林青婉感叹了一下,等浴桶里的水都流完了,用水桶里的瓢舀了水把浴桶冲了一下。然后塞上塞子,又把旁边两个木桶里剩下的热水全部倒进浴桶里。

这次把身体和头发全部清洗一遍,她才垫脚走出澡盆,拿起旁边放在衣服上面的帕子开始擦身子和头发。

没有洗澡的水声,整个灶房都安静了下来。外面院子里的声音,里面也隐约可以听到,杨氏和杨铁柱似乎在说着什么……

林青婉边擦头发,边竖起耳朵……

………………

院子里,杨氏坐在枣子树下摘豆角,杨铁柱坐在她身边。

“大姑看的出来你很喜欢这个姑娘……”杨氏缓缓说道。她也不是瞎子,从杨铁柱的举动中就看出了端倪,她还从来没有见过她侄儿这样对待一个姑娘的。

她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孩子毕竟是长大了,知道心仪姑娘了。

杨铁栓当年出生那会儿,他娘何氏没奶,催奶催了几次都没催下来,刚好杨氏那会刚添了个闺女,可惜没活下来,才两个月就夭了,当时杨老爷子求上门,杨氏就把还在襁褓的杨铁柱接过来奶,这一奶就是一年多。

奶久了,感情也就深了,即使杨铁柱后来被送回杨家,两人也特别亲,孩童时代的小杨铁柱每次跑出去玩,大多数都是跑到杨氏这里来,当年着实没少把他娘何氏气的牙痒痒。

杨铁柱红着脸垂着头,没有出声。

杨氏心里感叹了一会儿,抬眼看着侄儿,开口问道:“你有没有想过,你准备怎么安置林姑娘?”

杨铁柱搔搔头,想了想后,说:“我准备等下回去跟我爹娘把事情说一下,然后这两天把屋子里收拾收拾,就来接她。”

“就这样?”杨氏挑起眉毛。

这小子是没开窍,还是不把人姑娘当回事?以他的表现来看,估计是前一种可能性最大。

杨铁柱看着杨氏的脸色,感觉有些茫然。

“那大姑,你说,我该怎么办?”他看别人家买个媳妇儿回来,就是这样的呀。

杨氏又叹了一口气,“你是不是看周边村子里的破落户买个媳妇,都是这样往家里一带就算了。你也打算这么干?”

杨铁柱一愣,在心里想了下,觉得特别不想那样对待那个他想捧在心尖尖上的人儿,但一时半会他还真想不出这其中的玄机,不禁傻在那里了。

杨氏发现她今天叹气的次数特别多。既然侄儿还不开窍,就让她来点点吧。

“你觉得咱们村里这乡里乡亲的,是怎么看待那些被买回来的那些媳妇的?”

杨铁柱还是愣愣的,不明白大姑为什么说这个。

杨氏渐续渐进,一点点的指出。“他们平时是怎么称呼那些被买来的媳妇的?”

杨铁柱又想了想,在他印象中,似乎都是某某家被买回来的小媳妇……某某家花了几两银子买回来的赔钱货什么的……

“是不是称呼的都不是很尊重?”杨氏指出,“他们家婆婆是怎么对待这样的媳妇的?”

杨铁柱努力想着村里传的八卦……都是非打即骂,将女人当牛使唤,做错事了,经常不给饭吃。虽然他从来不八卦,但是这附近村子里的一些闲言碎语,他还是有所耳闻的。

“是不是非打即骂,仿佛别人家闺女就是因为是买来的,所以就不当成人看?”

听到杨氏这样说,杨铁柱顿时有些急了,他简直不敢想象那些事会发生在他的婉婉身上,只要一想到,他的心就揪的厉害。

媳妇是拿来疼的,哪能那样糟践!

“当然也有对自家买回来媳妇好的,只不过非常少是吧?”杨氏坐在小凳上,给侄儿指点迷津。“我知道那些买来的媳妇有的身体有些‘不好’,但那都不是主要原因。”也有些人家娶的媳妇痴傻残疾的也不在少数,为什么别人没有这样被对待?

“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吗?”

“为什么?”如果不是杨氏指点,杨铁柱还从来没有细想过。

如此想来,他所知道的附近村里被买回来的媳妇日子似乎过得都不怎么好,老是听说买的媳妇被打、某某家婆婆不给媳妇饭吃什么的。然后他每次看到那些买回来的媳妇儿都是黄黄瘦瘦的,就算落峡村里的日子不富裕,但也不至于惨成那个样子吧?!

“因为——她们是被买回来的。”杨氏丢下手里的豆角,看着侄儿语重心长的道。

这才是关键!

林清婉倚在灶房门后,听得浑身直发冷。

杨铁柱听不懂,不代表她也听不懂杨氏的话。

被买的,就意味着自己没有人权。

被买的,就意味着你是买家的所有物。

虽说女子在这里本就地位不高,社会地位附属男人,但被买的、被卖的就更是低人一等。说难听点,就是比头猪都不如!

林清婉咬着下唇,头发也不擦了,手握成拳。

还是不行吗?即使认命了,还是不行!果断古代的日子都不是人过的,尤其对女人而言,似乎更要难上几分。

稍微有一点差池,就是名节全毁,不是送入姑子庙从此青灯常伴,就是浸猪笼沉江,或者是在闺房里‘患疾而亡’。

摊上个不好的家世不好的父兄,像小花一样,像钱牙婆车队里的那些女子们一样,更是被一卖再卖,全无尊严可言。好一点的能够卖入大户人家为奴为婢,不好的直接卖进青楼,过那生不如死的日子……

如果家境富裕些还好……不行,家境富裕也不行,如她,林青婉,林家的大小姐,不也是身世凄凉被卖至此吗?

林青婉觉得上一辈子的自己从来就是不认输不服输,但是现在,她却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觉得好难……

做人难,做女人更难,做古代女人更是难上加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