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关楠若的威胁

另一边,殷六原本等着翟渊宁那个男人误会姓单的女人,而后两人分开,她才好对那个女人下手,只是等了一天一夜,见翟家那边仍然平静,殷六气的恨不得把房间入目的东西能砸的都砸了。

之前殷六龚定对方拿到那几张照片以及U盘肯定会进入她的圈套,为了以防万一,昨晚她还安排几个替死鬼去暗杀关楠若,目的就是为了加深翟渊宁那个男人对姓单的那个女人的怀疑。

她觉得那些照片寄过去,翟渊宁那男人不可能不怀疑。

难不成还是昨晚她派去当暗杀的人露了什么馅?

殷六心里憋着怒火心里已经有几分等不及,那个女人不死,她一天不安心,喊过沈慎之,让她派人去通知姓关的女人快速行动,不管她用什么办法,一定要两人立即反目。

“是,六少!”

沈慎之走之前,递过去一张请帖:“六少,过些日子就是封家老爷子大寿,而且对方同翟渊宁也不对付!”

殷六扫了一眼桌上烫金的请帖,勾了勾唇。

“通知封家,到时候我会到场!”

“是,六少!”

封家,因着封浩旭突然停职被查,封家上下气氛十分凝重,随也不敢提这件事,封浩旭自认为自己能力不错,如今被翟渊宁那个男人如此拉下马,他心里又是恨又是气也十分接受不了。

此时封家老爷子书房,封浩旭憋着怒气:“爷爷,翟家太过分了!爷爷,这个仇您一定得替我报!”

封家老爷子这些日子找人脉让他这个最出息的孙子上马,但多数人听到封家得罪翟渊宁的事情并不愿意插手,封老爷子这些天憋不住吐了好几次血,此时听到他最看重孙子的话,更是恨不得把翟渊宁那个男人给活寡了才解气。

封家老爷子打定主意好好报复一回,他现在算是看明白了,翟渊宁的软肋就是那个姓单的女人,他动不了翟渊宁,就不信动不了一个毫无背景的女人。

“殷家那边请帖递过去了?”

“是,封老!”

因着京都几大家族同翟家关系不错,封家老爷子只能找外来势力合作才有可能对翟家造成打击。

封家老爷子打定主意在他生辰之余同殷家好好谈谈合作以及打击翟家的事宜。刚好姓翟的男人得罪过殷六。虽然封家老爷子心里更偏向同那位傅少合作,但那位六少也代表殷家,那位傅少恐怕也不会插手不管。

“再多送那位傅少一张!京都其他大家族也人手一份!”虽然其他家族同翟家关系不错,但因着利益关系,未尝没有拉拢的可能。

“是,封老!”封家的老管家恭敬道!

另一边,关楠若得到殷六的通牒,不得不加快动作,而且她这一两天一直明里暗里打听翟渊宁同姓单的那个女人关系,曹正误以为这女人贼心不死,故意道:“我们老大同大嫂关系一直不错,从没有红脸!”

关楠若拳头捏紧不相信,咬着牙想说她哥昏迷不醒的事情都是姓单的那个女人的原因,却又不敢多暴露自己,不过见曹正几个对姓单的女人没有丝毫改变的态度,关楠若脸色再次难看起来。

殷六明明说这些计划天衣无缝,翟大哥肯定会怀疑姓单的女人是殷家的奸细,然后反目,她就有机会了。

可现在翟大哥不仅没有同姓单的女人反目,其他人也没有对这个女人有意见,关楠若不禁想难不成翟大哥真为了那个女人完全不顾他哥的命的事,这么一想,她心里更恨了起来。

关楠若咬着牙觉得她要是按兵不动,翟大哥永远不可能跟姓单的女人分了,这么一想,关楠若回到房间立马拨通翟渊宁的电话。

只不过电话打了几次,对方也未借,关楠若不死心又拨通一次,这次倒是通了,很快传来男人冷酷低沉的嗓音,关楠若虽没见到人,但听到他富有磁性的声音,心口先颤抖一声。

“翟大哥!我是楠若!”

那边语气依旧冷淡,关楠若咬着牙突然道:“翟大哥,我想见你一面!”关楠若像是怕对方拒绝,很快道:“我有正事,是关于我哥的事情!我只对你说!”

等挂了电话,关楠若握紧手机,虽然翟大哥没有明确他会不会过来,不,他一定会过来的。

翟渊宁这次确实过来见关楠若,不管关家兄妹同他媳妇的牵扯,还是关和曾经是他的手下的事实,翟渊宁中午十二点到达关楠若病房。

关楠若面色十分激动,虽然她昨晚才见过翟大哥,但关楠若此时再见到人,关楠若不仅面色心里也难掩激动,就算是对方冷着脸毫无温度看她的时候,她也感受到一股幸福。

翟渊宁一进来,身上上位者的气势立马让稍微宽敞的病房逼仄压迫起来,薄唇紧抿:“你还知道关和什么事情?”

关楠若手指绞紧脑袋一片空白,觉得若是时间就永远停留也这也好,关楠若突然咬着唇道:“翟大哥,你是不是还不相信我前几天说的话!你是不是根本不相信我!真的是姓单的女人,她……”

关楠若打算继续再污蔑几句就撞进一双毫无温度的眸子,关楠若脸色发白,浑身哆嗦却明白了一个事实,这个男人是真不管她哥的死活决定护着姓单的那个女人,关楠若心里妒忌的一张脸恨不得狰狞起来,想到她付出那么多代价,这个男人仍然偏信姓单的那个女人,关楠若心里不服的同时第一次真正对面前男人生出一股怨恨又是绝望!她觉得这世界对她太不公平!对姓单的那个女人太好。

“翟大哥,你能不能陪陪我?”关楠若面色露出可怜,她脸色确实有些憔悴,平常男人瞧一眼或许会觉得心疼,翟渊宁仍旧无动于衷,冷声甩下一句‘我会让曹正好好照顾你’说完转身便走。

关楠若想不顾一切痴冲过去抱住面前男人,她这么想也这么做了,翟渊宁一向敏锐,对女人的碰触更是敏锐,关楠若几乎是刚摸到衣角整个人就被面前高大男人毫无怜香惜玉摔出去。

翟渊宁冷下脸,喊曹正进来,曹正进来的时候就是这么一个画面,

关楠若凄惨摔在地上正冲老大绝望又怨恨的哭,老大一脸冷酷十足,发生什么事情不言而喻。

曹正一方面是真佩服关和这妹妹的坚持不懈,另一方面又唾关楠若的不要脸,这小三上位之心简直跟打不死的小强一样。

曹正往自家老大方向瞥了一眼,觉得其实也不怪关楠若,自家老大这么优秀完美的男人哪个女人不喜欢?

翟渊宁也不管关楠若在面前,当着她的面将手套仍在地上,让曹正把它销毁。

曹正刚才还唾弃关楠若,如今瞧见老大这对关楠若堪称冷血的冷酷劲儿,默默替这女人默哀。

说来,估摸这辈子能让老大另眼相待的人就只有大嫂了!只盼关和妹妹早点觉悟!

“是,老大!”

关楠若虽然早知道面前男人绝情,可这会儿真瞧见这个男人连碰她一下都觉得脏,脸色一阵阵惨白,唇上一点血色也无,心里一抽一抽的绞痛。

关楠若突然想到她这些日子为了面前男人付出的所有代价,脸色一阵阵惨白,那她之前为他付出的那些代价算什么?他哥的命算什么?关楠若越想越陷入死胡同。

在殷六的话传来之前,她只打算默默等着他的,等着那个女人‘背叛’离开他,而后她可以乘虚而入,但现在关楠若发现自己等不到头,她再也不想等,眼神越发疯狂,见面前男人转身绝情要走,一张漂亮的脸直接扭曲了起来大喊道:“翟渊宁,你敢走,你信不信我立马让姓单的女人做的所有事情在京都曝光,包括她对我做的事情还有对我哥做的所有事情,她根本是殷家派来的奸细,你不信,自然还有别人信,我哥现在跟植物人一样昏迷不醒,我要她偿命!”

曹正其实心里刚有些同情这女人,转眼就被这女人抛出重磅炸弹威胁自家老大的话惊的心惊肉跳。

曹正余光偷偷瞥了眼自己老大,见老大虽然面无表情面色平静,可那张脸太过平静仿佛如同暴风雨来临之前,周围温度骤降。

关楠若这次也算豁出去了,咬着牙继续威胁道:“如果你想保那个女人,除非你跟姓单的女人离婚,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