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翟渊宁动手!

关楠若威胁的话刚落,翟渊宁听到‘离婚’两个字,瞳孔猛的骤缩,脸色骤然阴沉下来,眉宇的戾气随着额头一鼓一鼓的青筋暴起,‘离婚’这两个字无意触及到翟渊宁的逆鳞,先不说他死也不可能离婚,更别说只是被一个女人威胁。

翟渊宁胸口震怒,黑沉沉的眸子深处酝酿惊涛骇浪的杀意,第一次真正意义动了杀心,周身铺天盖地的杀意裹着冷意和寒意将周围的气压和温度压的更低,看关楠若的眼神从毫无温度到仿佛看一个死人,

曹正偷瞥了眼自己老大,就被自家老大震怒不已的杀意和冷意惊的心惊胆战,脸色苍白。

关楠若面色也吓的有些惨白,眼底闪过恐惧,终于知道‘惊恐’‘害怕’几个字怎么写。手指紧紧撰起,掐的掌心出血也没察觉。

说实话,曹正刚才听到关楠若这个女人无耻威胁自家老大的话下巴真差点掉在地上,曹正这会儿盯着关楠若疯狂的眼神,是真的觉得面前这女人疯了?要不怎么连逼老大离婚娶她的话都说的出口?

曹正因着之前关和的关系还有些同情关楠若这个女人,如今听着她威逼自家老大离婚上位的话都说的出口,曹正是彻底对关楠若这个妹妹人品有些绝望。

这女人就不该同情。

不过,他还真怕老大动怒真对关楠若这个女人动手,正要开口。

哪知道关楠若自己先找死,完全豁出去了,她咬着牙龚定自己手上有不少把柄对方不敢拿她怎么样,开口道:“你不是想保那个女人?实话告诉你,除了之前交给你们的证据,我手里还有一份,她就是害我哥的罪魁祸首。你要不答应我,我就把那个女人害我哥的证据以及她是殷家奸细的证据都曝光,这些都是你们欠我的!对,这些都是你们欠我的!”

没有姓单的那个女人,她早就跟面前男人在一起了,没有那个姓单的女人,她也不可能被殷六强制威胁利用然后出卖清白,到现在她什么也没有了,大不了豁出一条命,关楠若越想越有底气,爬起来一脸激动道:“翟大哥,我爱你,这世上没有人比我更爱你。只要你给我时间,你一定会爱上我的!”

关楠若说的曹正爱意他没有感受到,鸡皮疙瘩浑身直冒。

关楠若越说越激动,眼见他喜欢的男人不缓不慢往她这边方向走过来,误以为说动对方,心里一阵火热眼底闪过势在必得继续道:“翟大哥,我给你一天时间考虑,只要你同姓单的那个女人离婚……”

关楠若‘离婚’两个字刚从嘴里吐出,脖子突然被一只大手掐住慢慢提起,关楠若抬眼撞进男人杀意十足冷的毫无丝毫温度的眸子里,不敢置信瞪大眼,因着脖颈被掐住,窒息的折磨让她喘不过气,关楠若刚开始忍不住折腾几下想求救,但无疑女人对比男人的力道不过蚍蜉撼树。

渐渐窒息感和生不如死的感觉让她越发痛苦和力不从心,关楠若眼底渐渐盛满惊恐之色,不,她不想死,关楠若疯了一般蹬腿,一张脸扭曲又惊惧!

“啊……”救命!救命!

曹正这会儿从震惊中才反应过来完全没想到老大真会动手,还是对关楠若这个动杀手,眼见关楠若痛苦的脸色涨的青紫,眼白隐隐翻白的趋势,老大真要把人掐死过去,曹正惊的三魂都去了气魄,忙心惊肉跳冲过去想扯开自家老大的手,却被翟渊宁一挥摔在地上。

“啊!啊!”救命!救命!感觉到对方是真要掐死他,关楠若甚至生出一股真要死的感受,她虽然刚才心里大不了豁出去死,但此时第一次感受到死亡来的这么近。

关楠若惊惧的眼泪鼻涕往外冒,看着面前男人再也没有丝毫爱意,只有数不清的惊惧和惶恐。

曹正眼见关楠若嘴唇青紫真要被老大掐死了,眼珠子一转,忙道:“老大,你杀人了大嫂怎么办?”

这不知道是不是这句话启了作用,翟渊宁面无表情把人摔在一边,薄唇冷冷吐出一句:“滚!”转身就走。

关楠若浑身却被吓的痉挛瘫坐在地上不停抽搐,喉咙却像是刚吞进去的火炭火辣辣的疼的她脸色扭曲,眼见对方离开,突然哑着声音崩溃大哭出来。

曹正这次是真同情不了这姓关的,他觉得这女人每次都在老大面前找死,只不过今天这‘离婚’两个字完全触及自家老大的逆鳞。

曹正一想到刚才老大掐关楠若的狠劲儿,心里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颤。

曹正追出医院门口的时候,翟渊宁已经先一步开车离开,不过在医院门口碰到陈京山,陈京山见曹正脸色匆忙的模样问了一句。

曹正这才把刚才关楠若威胁老大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陈京山嘴里抽一根烟,又听到关楠若这个女人不要脸的行事,把烟也给吐了,爆了一句粗口。

曹正现在算是真清楚大嫂在老大心里的地位,绝壁是唯一的逆鳞,其他事情他可以忍你,但一提同大嫂有关的事情,老大绝壁爆。

“以后姓关的女人要找死,你不用上赶着!”陈京山甩下这一句就要走。

贺成铭开车突然过来,下车就问他们两人:“你们老大呢?”

曹正不知怎么看到贺成铭这人,突然想到关楠若被老大差点掐死的一幕,敢情这又来了一个找死的?

贺成铭被面前两人同情的目光看的够呛,见两人不说话继续问道:“你们老大呢?我找他有急事!”

曹正实在不想贺成铭再去找死,提醒道:“贺哥,如果是大嫂的事情,我劝你现在还是别去触我们老大的眉头!”

贺成铭故意挑挑眉:“我才不怕你们老大!”不过想到昨晚那小子一脚踹,他是真疼了一晚上,疼的死去活来的。

曹正还想劝,被陈京山按住肩膀,两人转身就走,却被贺成铭重新喊住:“等等,先给你们俩看个照片,照片里的人瞧瞧是不是认识!”

陈京山和曹正对贺成铭孜孜不倦执着他们大嫂是殷家派给他们老大身边的奸细十分无语,正打算随便扫了一扫敷衍贺成铭。

只是陈京山和曹正这一瞧,特别是陈京山曾经见过殷三和殷四这两人,几乎是一眼认出在大嫂身边的这两人就是之前同他对上的殷三殷四,因着上一次两人给他印象特别深,两人也都是殷家的人,陈京山脸色当即猛的一变。

曹正先怒道:“贺哥,你派人跟踪我们大嫂?”

贺成铭没理会曹正,早就瞧出陈京山神色,已经确定一些事情,眯起眼:“怎么认识人?还是这两人你见过?是殷家的人!”

陈京山眼底十分难以置信,不难看出这张照片里殷三和殷四同大嫂关系似乎不错,说着贺成铭又拿出几张照片,是殷十一几个同大嫂的照片,因着殷十一几个曾经暗杀过自家大嫂,所以陈京山当时应他们老大的命令把人长相什么底细都给翻了出来。

如果大嫂真同殷十一以及殷三殷四几个真认识,那之前暗杀的事情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大嫂真是殷家姓傅的派来接近老大的?

陈京山心里咯噔拔凉拔凉,理智上他这么猜测,但情感上他却实在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他突然想到当初大嫂虽然经历暗杀,但并未有事,中途还是一个电话通知他们的,他同老大一直怀疑是同殷家不对付的人替他们报的信,但如今,陈京山脑袋只闪过‘自导自演’几个字这才合理解释!

但感情上,陈京山实在不相信这个事实。

“你们大嫂身边这几个人,你都认识!”贺成铭这话是肯定的语气。

这事情太大,陈京山自然也不敢再隐瞒,点点头,然后说出殷三殷四以及殷十一几个的底细。

贺成铭眼底冷笑:“果然!我就说这女人就是殷家派来接近渊宁的!”话一顿,贺成铭幽幽道:“看来这女人在殷家的地位还挺高,说不定不仅是姓傅的男人的手下还是他的情人也说不定!”

贺成铭话一落,陈京山和曹正立马翻脸,贺成铭就不明白这两小子都已经知道这女人是殷家的奸细了,怎么还这么护着姓单的那个女人。

贺成铭只好退一步:“成,我不说了!不过现在这些事实都摆在眼前,你们最好先认清事实,这女人恐怕真是姓傅同殷六的手下!不成,这事我要立马跟渊宁再好好说说!渊宁不在这里,是不是在军区军机处那边?”

------题外话------

七少开始不再隐藏了!今天只三更哦!明天继续!落风写好高潮,如果写的让大家满意,请大家准备好票票呀!落风弱弱说一句:评价票要五星的评价票哦!落风努力更新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