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怀疑!

军区部队军机处,翟渊宁正盯着桌上封家下的请帖,此时一见贺成铭进来脸就猛的沉下,贺成铭瞧见他这兄弟一见到他就嫌弃的模样抽了抽嘴角。

“渊宁!我有好东西给你看!”

翟渊宁冷冷的眸光不经意瞥过陈京山和曹正两人,陈京山和曹正两人有些心虚自动垂头,不过想到贺成铭的那几张照片,陈京山和曹正面色有几分凝重,陈京山先支支吾吾说了一句:“老大,贺哥确实有正事!”

“说!”翟渊宁冷声道。

贺成铭也不怕被打,毕竟这次他有明晃晃证据,贺成铭立马把手上的几张照片搁在桌上,让他示意看。

不过翟渊宁眉梢冷然,眸光冷然盯着贺成铭,贺成铭下意识心口一突,开口道:“渊宁,这次我还真不是来找茬的,你先看照片再说!”

翟渊宁凉飕飕的目光这才扫过贺成铭,目光突然落在照片上,眸光突然一顿,显然不仅陈京山和曹正,他也认识殷三殷四几个以及殷十一几个,瞳孔猛的一缩。

贺成铭生怕他这兄弟再被那女人迷的神魂颠倒什么都不信,又怕自己派人跟踪他的女人被打,忙道:“渊宁,我可没对你的女人做什么事情,只不过不小心碰见拍到这些照片。我可问过陈京山和曹正,同你媳妇在一起的可都是殷家的人,你现在就算不想认清事实,也得认清。这女人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贺成铭还想说什么,翟渊宁薄唇冷声道:“出去!”

贺成铭还以为自己听岔了,这小子这是要赶他出去,他还想同他商量之后的事情,不过想到渊宁对这个女人的感情不浅,如今渊宁真确定这个女人是殷家的奸细,恐怕心里不好受。

贺成铭这次怕被打倒是乖乖先出去,不过走之前贺成铭道:“渊宁,希望再见你还是那个冷静理智没有因着一个女人失理智的你,不管你认清不认清事实,关和的事情跟她脱不了多少关系,而且如今确定她是殷家的人,你能放任她继续害其他人?”

贺成铭话刚落,翟渊宁薄唇冷冷吐出一句:“滚!”

“我可以滚,但不管从哪方面你都应该给关家兄妹一个交代!”贺成铭眸光落在陈京山和曹正两人身上,叹了一口气:“别让其他人寒心!”

翟渊宁危险眯起眼,贺成铭还是真怕他这兄弟发疯再给他来一腿,虽然他这兄弟这次表情比上次更平静,可他怎么瞧怎么觉得更危险。

贺成铭用眼神扫了眼陈京山和曹正,示意他们两人挡上,他立马乖乖闭嘴,转身先出去。

等贺成铭出去,办公室气氛越发安静和死寂。

陈京山和曹正对上老大这冷脸也有些吃不消。

没有这明晃晃的照片,陈京山和曹正自然护在自家大嫂那边,但此时事关重大,不说关楠若的事情,若是关和的事情真跟大嫂有关系,陈京山和曹正对视一眼,简直不敢想象后果。

“老大,这事还是查清楚为好!属下……属下也不是真怀疑大嫂……大嫂是……”奸细,两个字,他也难吐出口,想起大嫂以前同他们相处的画面,他心里都这么难受,更别说老大瞧见这些照片是什么心情。

不过就想贺成铭说的,若是很多事情都同大嫂有关,陈京山只好话一转道:“不过这些……照片确实是真的!还有属下怀疑上次大嫂暗杀的事情恐怕也有几分蹊跷!”

翟渊宁面色不动,眸光一直死死盯着桌上的几张照片不放,

陈京山咬着牙继续汇报:“不仅上次大嫂被暗杀的事情有几分蹊跷,恐怕还有帝苑那次姓傅的请大嫂去包厢那件事恐也有几分蹊跷!”

陈京山的语气尽可能说的委婉,可真正意思不言而喻。

这京山这边话刚落,旁边曹正紧张吞了吞口水。见自家老大仍然毫无动静只是幽幽的眸光死死盯着桌上的照片不放,面上不辨喜怒!

两人也猜不出这会儿老大心里到底想什么。

“出去!”半响,冷然又威胁的声音响起!

“是,老大!”陈京山见他该说的都也已经说的,不该说的之前贺成铭也已经说了,便同曹正一起出去。

等曹正和陈京山出去,贺成铭早等在外面烦躁抽烟,见两人出来,贺成铭忙道:“怎么样?你们老大什么想法?”

曹正和陈京山摇摇头,贺成铭让两人把翟渊宁刚才的面色表情形容一下,曹正同陈京山没理会贺成铭,开口淡淡道:“老大不想让人看透他的心思,其他人是绝壁摸不透。”

贺成铭估摸想到前一两天渊宁因着那女人完全失控的事情,一脸唏嘘道:“我真没想到他有这么一天,真栽在一个女人身上!”只不过那女人殷家奸细的身份简直太要命。以前他还当这小子喜欢男的或者无性恋。

贺成铭唏嘘完之后,便十分同情他这兄弟了,不过他也就不明白姓单的那女人人瞧着也就一般,长相也没多说,渊宁怎么就偏偏栽在这个女人手上了?想到这里,他倒是越发佩服这姓单的女人的手段。

贺成铭拍拍曹正和陈京山的肩膀:“你们老大现在接受不了事实,过些日子就接受了,不就是女人么?京都这么多女人任你们老大挑选,况且那姓单的女人长得太一般了,实在配不上你们老大!”

贺成铭安慰的话没错,曹正和陈京山听着他莫名贬低自家大嫂还是想给他一锤怎么办?

贺成铭咬着烟又吸了一口:“算了,我先走了,等你们老大认清事实后立即通知我!”

贺成铭冲曹正和陈京山打了一个招呼,便转身上车,车内,贺成铭却拨通一个电话,让人继续盯着姓单的女人。

贺成铭现在百分百确定姓单的那个女人已经敲定石锤是殷家派来接近渊宁的奸细,他那兄弟现在还没认清事实,他得帮着人紧紧盯着点,特别是同殷家人的接触一定要汇报给他。

“小心一些,那女人不简单!”

“是,贺少将!”

翟老爷子陪自家孙子一直到晚上十点半,见今天渊宁那小子又是早早出去,一顿饭也没回家吃,这么晚了也没有给家里任何消息,翟老爷子气的够呛。

殷七坐在对方沙发抱着有些昏昏欲睡的小家伙冲老爷子道:“爸,我先带小家伙上去休息了!”

翟老爷子总觉得两孩子这几天有几分反常,当然,翟老爷子心里觉得估摸是渊宁早出晚归冷落这儿媳妇,这儿媳妇不生气才怪,别说阿喻生气,就连他这个老头子如今瞧见渊宁那小子满心里只有工作,跟以前打光棍一样完全忘了自己娶的媳妇和儿子。

翟老爷子身生怕这儿媳妇生渊宁的气,忙道:“儿媳妇,估摸渊宁这几天事情多,你多包容包容,爸一会儿给那小子打个电话。问问他是不是有什么急事!”

殷七面色淡淡点点头:“爸,我没事,他有事,他忙!”说完,起身抱小家伙打算上楼,走之前温声道:“爸,你也早点休息!”

翟老爷子被自家儿媳妇关心的话心软的不行,这儿媳妇实在是太懂事了,比起翟母,翟老爷子觉得渊宁那小子不知积了什么福娶到这么一个有懂事又有本事的儿媳妇,老爷子心里甭提多满意,就怕这儿媳妇跑了,点点头忙挥手让她带孩子先去休息。

等儿媳妇上楼,翟老爷子这才给打了渊宁几个电话,打定主意要好好骂人一顿,可惜他打了几通电话也没接通。

翟老爷子只好先去休息,想着明天收拾这小子。

殷七这一晚浅眠,床沿的手机突然震动几下,她刚要伸手拿手机,不过一旁有人比她更快,殷七感受到熟悉男人的气息,心里松了松,这才意识到翟渊宁那男人恐怕回来了。对于贺成铭的话,她刚开始确实动怒,但她不是傻子,不会蠢到真信一个不熟的人的话,也不想同翟渊宁这男人再互相猜疑,她到底还是想问这男人一通,只要这男人肯信任她一些同她坦白,她也愿意坦白一些,只是没多久,她听到男人低沉的嗓音:“替我查一个号码!范围目标:殷家!”

------题外话------

二更十二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