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殷七动手

转眼三天过去,封家老爷子几天前大发请帖,封家作为京都四大家族之一,连翟老爷子再怎么厌恶封家,也得给几分面子亲自到场,更别说其他家族。

因着贺家在A市数一数二,自然也在封家的邀请之内。

傍晚五点半点开始,封家门口车流就没停止过,除了京都几大家族老爷子以及方家老爷子到来,封家老爷子露面到门口迎接,其他都交由封家大伯也就是封家老爷子的长子和封父迎接,封老爷子没有再露过面。

封浩旭本是封家老爷子最器重的长孙,但因着之前刚倒霉停职查办,这次站在封家大伯同封父旁边的自然是封郁。

这次几个老爷子相见,翟老爷子虽然不喜欢封家这老家伙,但是瞧见几个交情还不错的老友自然也高兴,不过瞧见魏家老爷子同魏城也在,魏家老爷子十分识时务带魏城先到一旁不碍翟家这位老将军的眼。

翟家大哥先礼貌喊了几位老爷子,景博承、莫岑扬、贺成铭一一同翟老爷子问了声好。

几个老爷子目光扫过翟家老大身上,景家老爷子先忍不住问道:“渊宁呢?”

翟老爷子一听这几个老家伙提到渊宁那小子,心里的怒火蹭蹭上涨,他这儿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忙,连带上次他想好好替儿媳妇说这小子一通,至今也没找到机会。

翟老爷子心里憋着怒气,面上却道:“这些日子这小子有些忙!一会儿和他媳妇就到!”

翟老爷子这会儿没带他那宝贝孙子过来使劲儿炫耀,除了贺老爷子,景家、莫家、连带在封家书房的封家老爷子都松了一口气。

终于不用瞧这老家伙再得意洋洋的脸了。

想着之前这老家伙不要脸每次炫耀他的宝贝孙子和儿媳妇,‘深受其害’的景家、莫家、封家老爷子是真有些怕了。

不过景博承听到翟老爷子的话,面色却十分复杂,拳头隐隐握起。

翟老爷子一辈子参加过不少这种晚宴,等同几个老爷子寒暄完,没有儿媳妇和宝贝孙子在旁边,翟老爷子颇为兴致缺缺!

翟老爷子颇为后悔没带自家宝贝孙子过来在亮亮眼,如今他宝贝孙子长高不少,那张粉嫩的小脸也张开,越发同渊宁相像,可想而知小家伙长相有多好,虽然小家伙长相同渊宁极像,到底轮廓还有儿媳妇的影子,而且小家伙长大不少,虎头虎脑十分聪明,翟老爷子心里可谓十分满意,去哪里都恨不得带上小家伙。

不过因着翟家同封家不对付翟老爷子,翟老爷子自然慎重没带小家伙过来,否则今晚好好让封家那老家伙认清他孙子同他宝贝孙子的差别。

又见景博承、贺成铭、莫岑扬几个都到了,他那臭小子还没到,翟老爷子想起这儿子,哪哪都不顺眼。

不过翟渊宁虽然还没到,翟渊宁却先派陈京山和陈沐过来先替他同封家老爷子祝寿。

陈京山和陈沐到封家的时候,先到翟老爷子面前恭恭敬敬喊了一声。

因着陈沐这媒是翟老爷子做的,翟老爷子听到陈沐的自我介绍,多瞧了他几眼。

陈沐一脸紧张的通红,毕竟翟老爷子当年在京都的威望也是少有人能比,陈沐和陈京山对这位老爷子都十分尊敬。

翟老爷子问了陈沐几句婚姻的事情,陈沐红着脸一板一眼回答,虽然陈沐脸有些红,但他皮肤太黑,老爷子倒是没瞧出来,不过见陈沐腼腆的模样,显然也是个靠谱的家伙,王诸亮一直对他忠心耿耿,他自然多偏袒王家一些,如今瞧着陈沐靠谱踏实的模样,翟老爷子眼底倒是十分满意,开口道:“有机会带你媳妇上门再给我这老头子掌掌眼!”

“是,老将军!”陈沐一脸激动又受宠若惊道。

翟老爷子又同陈京山打听了几句,便挥手让他们随意,不用跟着他。

“是,老将军!”

贺成铭眼尖瞧见陈京山和陈沐,因着陈京山和曹正几天没消息,这会儿他大步走过去拍陈京山的肩膀。

陈京山转头认出贺成铭,喊了一声:“贺哥,你们老大这几天怎么样?”

陈京山面色十分复杂,想到前几天他们老大让他们查一个电话号码,那个号码明显不是京都区内,因着他们老大让他们往殷家目标查,他们立即查到那个号码的区域,短短几天他们确定那通电话号码就是来自殷家的人。

到现在陈京山也不想承认大嫂是殷家的奸细这个事实,但所有事实摆在他们面前,见贺成铭问,陈京山原本不大想提这事。

贺成铭早就从陈京山面色看出不少,冷声道:“你觉得我会害你们老大,果然!你们已经确定姓单的女人就是殷家派来接近你们老大的人吧!”

陈沐这会儿也知道一些事情,面色也十分复杂道:“我觉得就是大嫂是殷家的人,也不大可能是奸细!”

贺成铭听完陈沐的话,恨不得替这小子好好洗脑一通,他就十分不明白渊宁这几个得力的手下为什么对姓单的那个女人就这么护着?

“你小子想像关和一样当个植物人昏迷不醒?”贺成铭一句话噎的陈沐哑口无言。

贺成铭没理会陈沐,冲陈京山问道:“你们老大是什么反应?说了什么时候对那个女人下手么?记住,在她把消息交给殷家之前,你们最好先下手为强!”

陈沐面色先一变:“贺哥,这事还没有……”

不等陈沐说完,贺成铭道:“忘了我刚才那句话?”

这时候殷家来人,连带只露面几次的封家老爷子却突然出现,可谓给殷家极大的面子,傅漠成面色极淡,依旧由祝山推着轮椅进来,殷六也在旁边见封家老爷子这么识时务勾了勾唇。

翟家老爷子虽然处于半退休的状态,但京都什么事情也逃不出他的法眼,殷家进驻京都的事情他也听说过,说来,他同殷父很早之前倒是有过一面之缘,但也只是一面之缘,当年的殷家势力鼎盛,倒是真让他感慨不已。

他年轻时候出过与殷家有关的任务,曾经派人去打探殷家,但殷家密不透风的势力以及深不可测实力让翟老爷子至今十分感慨不已。

他同殷父的交锋也只有那么一次,但让他印象深刻,后来殷家并未有任何进驻京都的想法,两方这才井水不犯河水。

这些年,他面上虽然没表现,但一直有派人盯着殷家的动静,前几年在殷家血雨腥风的时候,出了一位‘殷家七少’,年纪轻轻但那手段是真不错,就单单几个月稳坐殷家的能力就让翟老爷子心悸震叹不已。

可惜还没等老爷子查到对方具体信息,这位‘殷家七少’短短几年失踪去世,让翟老爷子颇为嘘唏。

不过也放心不少,毕竟殷家越强,他越担心殷家势力渗透京都。

所以此时他瞧见封家老爷子同殷家的人竟然如此相熟,翟老爷子面色有几分凝重。

封家老爷子也不掩饰,直接带傅漠成同殷六同翟家、景家、封家几位老爷子介绍傅漠成和殷六。

景家、莫家、贺家老爷子连带刚走过来的方家老爷子听到‘殷家’这两个字,眉头微蹙。

景博承听到封家介绍殷六为殷家六少,又瞧了一眼殷六傲居高傲的眼神,冷笑一番,说实话他现在都不明白傅漠成这男人到底是什么眼神!

贺成铭此时也注意到殷家的来人,眼底有了主意,拍陈京山的肩膀:“立即通知你们老大,要是他还不愿意信姓单的女人是殷家的奸细,让他带那个女人过来,我亲自有办法让她亲口承认。”

贺成铭话刚说完,手机突然响起,贺成铭瞧了眼屏幕,认出屏幕的号码,这个号码是他前几天派去跟踪姓单的那个女人的心腹林震,贺成铭以为对方又查到什么证据,立即接起电话:“查到那个女人同殷家进一步接触的证据?”

很快林震结结巴巴目瞪口呆又震惊的声音断断续续语无伦次传来:“贺……贺哥,殷家炸了……不是,您说的那个……那个…奸细…不是,您说的那个接近翟上将的女人把殷家私人别墅给炸了!”

------题外话------

今天三更落风早点,在下午三点半发!